足圈复健中…loading
F1本命>舒马赫×哈基宁 永炽一生
kimi文都吃 虽然头哥粉

yuki的悠酱> 点赞大党&评论苦手
一直很安静 偶尔放小文 有时搞活动

我曾听说,世上有一种人
不论他在哪里,只要伸出手来
天下就是他的——
来吧,证明给我看!

[TKK][R] Heaven Forbid

原创。首发在德意志童话填梗区。

——————————

Heaven Forbid

by 水婧



Miro , du bist der beste Mann. 米洛你是最棒的男人,我这么说。你给了我一个宽广的拥抱,暖暖的。在那个万众瞩目的白日,一曲毕得了万千欢呼,而我却耽迷于你的怀抱。

晚上一起去酒吧吧,托尼。你深邃的目光里似乎夹杂一些感情,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被他们拉着去了酒吧。那么疯狂,那么迷乱,几个已经醉了,胡言乱语。太阳穴跳了起来,些许的疼。或许是很少沉浸在这样的氛围,原来自己喝果酒也会晕乎。

舍不得你?怕听到自己的答案。正了正坐姿,目光上扬,有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而后坐在了身旁。米洛递给我一杯啤酒,将我手中的果酒放到了一边。

呵呵,喝果酒的都是像孩子一样的,你还是那样可爱。

我看了看你,抬手将啤酒一饮而尽。

你真的要走吗,托尼。你的脸微红,认真的望着我。一时竟不敢看那张脸,我低下头。

是。就明天吧。想说却说不出再多。空气的气氛有些暧昧,卢卡斯和巴斯蒂安已经靠在了一起,在那个角落。酒一杯下肚,这样似乎能平静一些。

炫彩的灯光的打到脸上,睁开眼睛,应该过了很久了,已经记不清为什么来到这里。庆祝胜利,对,胜利。你还没有走。轻柔的摸摸我的头,再滑过脸颊,把我埋到了你的肩上。好舒服……米洛你知道么,我好想就这样沉沦下去,不愿醒来……

>>>

天空脱色之际,随着一声骇人的枪响,整幢大楼在瞬间的震动之后陷入死寂。
异样的平静,这场追杀令人可笑的疏而不漏。你条件反射的抓起了我的手,我不知道你的目的地……不,我们的目的地。盲目的跟着你,思维跳跃的行进,我们所能到达的,或许只是个未涉足的天台。

急促的奔跑声似在嘲笑。尽头封闭的门暗示着无路可逃。左手边偌大的仓库弥漫着浑浊的空气,挨着你,靠在角落里坐下。

我在下坠。

米洛……
嘘——
你给了我一个噤声的手势。原本深不见底的灰蓝色的眼,透出了冰蓝。
我看到了你似乎难以察觉的笑意。像是狂欢。

你的手搭上我的,手指缓慢的移动着。上帝,此时若是换一个场景,这会胜似调情。不自觉抚摸你的指节,寻求失缺的快慰,手反被整个握住。掌心的温度若有若无,却是如此柔和。
这些年来,是否过于熟悉彼此。我怀疑。

米洛,我贪恋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即使是现在。
低语过后便是目光的交合,你潮湿的瞳映出我灰绿的双目,氤氲着水气。你让我明白,什么是致命的温柔。

感受到了隐约的脚步声。而你的眼神瞬间陷入了没有翻滚的沉寂。知道么,我害怕这没有焦点的目光。

留意到你眼神中的一丝闪躲。小心翼翼地将头埋向你的温热的胸膛。米洛,现在你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树。我只是孤独的站在那儿,望向远方的你。


我想到,在青空下的草地上和你做爱,就像……
什么?你抬起脸望向我。
就像……最幸福的恋人。

托尼,并不是所有都能如我们所愿——
话语被我的一个深吻打断。贴上你的唇,轻轻触碰摩擦,然后深入、翻滚、交缠。这样的时光持续到即将窒息,才不舍的脱离。喘息声布满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我要你。
我低吟。我苦笑。你沉默。你闭目。


脚步声开始明显起来。破旧的地板轻微震动。侵略性的话语游移在彼此的耳畔。我庆幸,今日我还能品尝这份掠夺的情欲。任凭积压着的热情霎时把我淹没,宁可耽迷于此。渴望攻破你的防线,这使我有征服的愉悦。

只靠言语的传递,我们感受彼此。交汇的眼神,交缠的十指,仿佛映衬着……最美的时光。



——想深眠于你的怀里。


伴着脚步声的迫近,我抱住你,却感到了些微的抗拒。
我承认,我无法触及你若即若离的心。

而后,门被打开了。
身后传来两声绝望的枪响。

颤抖地收紧手臂,更紧地环抱。脚步声渐弱,一切重归寂静,只剩急促的呼吸。
当我再也支持不住地靠向你,你终于触及到了我身上的潮湿,触电般的惊悸顿时传遍了你的周身。
再向上,是汩汩流出的鲜血。

那份温热流淌过你颤动的指尖,“傻……”你的声音哽咽着,“你……怎么可以替我挡枪!”

泪水模糊了你的视线。你终于卸下了防备。我向你投以一个虚弱的笑容。

“我要飞,到很远的地方,”抓起你有些冰凉的手掌,让它体会自己心跳的力度,“而你一直在这里。”

>>>

惊醒。初露的晨光映了进来。 烦躁,下身的潮湿让我不愿动弹。可今天,我就将启程去马德里。

米洛,你一定会祝我一切安好。再见了。



——FIN——

评论 ( 9 )
热度 ( 12 )

© 水婧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