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圈复健中…loading
F1本命>舒马赫×哈基宁 永炽一生
kimi文都吃 虽然头哥粉

yuki的悠酱> 点赞大党&评论苦手
一直很安静 偶尔放小文 有时搞活动

我曾听说,世上有一种人
不论他在哪里,只要伸出手来
天下就是他的——
来吧,证明给我看!

【罗伊勒/罗伊策】 澄雪 (中)

有点激动人心了呢,更文
———————

澄 雪 (中)


暖阳下的宁静午后,格策和罗伊斯趴在床尾对着电视打游戏,手里飞快的动作着,双双目不转睛。

“快冒泡,你得冒泡泡”罗伊斯带着些微的不满去提醒格策。
“我冒了啊…”他立马应道。
“你不冒泡泡,我们都死了。”
“……”格策睁大眼看看身旁的人,又无奈的继续。
“马尔科,这游戏烂透了”格策面无表情,把手柄丢到一边。 
“别退出啊。”见格策不开心,他便凑近去亲了下他的额头。
格策一下抱住罗伊斯,“马尔科,我们很久都没……”他的手向罗伊斯的腰际滑去,轻轻摩挲着。罗伊斯叹了口气,不太配合地变了个姿势,却引得手的探索愈加急躁,紧接着滑进内裤抚弄。罗伊斯侧头看着窗外,全然提不起兴致。
“怎么了?”格策探询,撑起身体,却看到那双疲惫的眼睛。
“马里奥,我们能不能安静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
格策转身侧向另一边,不想让眼中的委屈被察觉。

良久,罗伊斯转过身,从背后轻轻抱住他。
他听见怀里的人轻轻地说,我还是能感受到你的心跳。
一瞬间他有些心疼马里奥。

那夜,银白的月光映着格策的童颜,罗伊斯看着他熟睡的侧脸,些许的愧疚感油然而生。他用手指缓缓抚过他浓密的睫毛,轻微的呼吸声流淌过心间,如晓风抚过湖面泛起微微的涟漪。或许是因为他们在一起多年,已经太过熟悉彼此,成为了若有若无却不可失却的一部分。

纷繁而来的思绪让他无法控制。他们偶尔彼此取悦,也会为小事闹不开心,随即又和好,继续陪伴。有时甚至习惯了为一些特定的事情而欢笑,却惊不起心底的波澜。他有时抑制不住自己直白的表露,连带起格策的情绪反应。然后用柔软的内心,一次次接纳格策的孩子气,然后那孩子会取悦他。

这孩子带来的感觉,和许尔勒完全不一样。许尔勒像是湛蓝沉静的海平面,优雅而包容,有种深邃的力度,让他迷醉。

那簇火花散尽了。罗伊斯不愿去多想。他害怕自己遁入犹疑的思维,无边无际。他想象自己沉浮在广阔的星野中,等待着温柔光芒的召唤……直到睡意将他淹没。

************

蒙塔娜依偎在许尔勒怀里,微笑着看着他,散发着娇羞的女人味。欣慰的笑容不禁浮上许尔勒的脸庞。

 

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宁静。许尔勒打开手机,看到发信人:罗伊斯。不自觉地看了蒙塔娜一眼,小心翼翼地打开信息,“今晚来Misterium聚会,等你。”他并没有回复,忍耐住一阵心颤。
下意识地抱紧蒙塔娜,“宝贝,我爱你。”

当手表的指针飞过十点,许尔勒抬头,发现自己还是站在了Misterium的门口。敏锐的罗伊斯一眼就注意到许尔勒站在门外,健步如飞地下楼,“嘿!你来了!”拉着许尔勒走上楼梯,把他带到围坐着的朋友群里。

“我来介绍,这是安德烈。”他顿了顿,“那是汉克,萨米,梅苏特,还有马林,他也叫马尔科,不要把他当成我了,哈哈哈!”罗伊斯几乎眉飞色舞。许尔勒分别与他们握手,然后听着他们聊天聊地。热闹的气氛让他感受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是罗伊斯带给他的。

“安德烈,跟我来——”罗伊斯的脸上浮现着前所未有的温柔,站起来牵起他的手。他跟着他,到了洗手间盥洗台边的小空地坐下。他点了跟大麻烟给许尔勒。许尔勒习惯着那种味道,逐渐浓烈的像要飘起来的感觉涌了上来。罗伊斯打开淋浴,水流啪啪打在地上,冲击着听觉,

“这样会比较刺激。”

罗伊斯拿过烟,吸了一口,然后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而妩媚。许尔勒看着烟雾缭绕中俊朗的脸,血往下身的某个部位涌。他们看着彼此,两双眼睛填满深深的笑意,内敛的,炽热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不容他思考,罗伊斯已经吻了上来,伴随着舌头伸入,强烈的欣快感让他沉醉。隔着牛仔裤被揉搓,那个部位的触感愈发强烈,他忽然觉得有些害怕,却无法逃脱情欲的升腾。

罗伊斯的脑中闪现格策的面容,手的动作停了下来。许尔勒看见那双眼睛变得沉静且复杂。他凝视着他。

此时传来了敲门声。两人坐直身体,向门口望去。格策打开门,直直地看着他们。

“原来你在这。你没接电话。”
他脑中轰的一声,记起他告诉过马里奥今晚在Party。他试着挤出一个抱歉的表情。

格策看了看他身旁的人,确定见过他。他动了动嘴唇,没出声。罗伊斯意识到什么,“这是安德烈。我们正在磕这玩意儿。”他抿嘴笑了笑,表情中看不出有什么不自在。
“好吧。好的。”面无表情的格策消失在门前。

格策穿过人群,在梅苏特他们的注视下匆匆出了门。过了一会儿,罗伊斯也追了出来。 

“我不想这个成为我们的问题。”格策点了支香烟。平常几乎不抽烟的他,在冬日的寒气中显得分外悲伤。 
“我和他没什么,就是带他来玩的,不要为此担忧。” 
“我相信你,可我快抓狂了。我想搬出去一段时候。” 
 
罗伊斯想挽留,可他觉得自己也需要一段时间理清思绪。 
飞雪如絮。他将格策头上的雪花抹去,倾身吻上他的额头。 

 

他说,你就是我的家。等你回家。 


****************

下1 地址 )

*本节情节参考电影In Bloom

评论 ( 12 )
热度 ( 18 )
  1. AMen水婧沐雪 转载了此文字
    心疼乐乐小分队

© 水婧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