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圈复健中…loading
F1本命>舒马赫×哈基宁 永炽一生
kimi文都吃 虽然头哥粉

yuki的悠酱> 点赞大党&评论苦手
一直很安静 偶尔放小文 有时搞活动

我曾听说,世上有一种人
不论他在哪里,只要伸出手来
天下就是他的——
来吧,证明给我看!

【豆腐丝】绝对自由少年

不那么温柔,也未必正确,却这般真实透彻有感。成熟简练的故事间穿插对感情的领悟。文字淡漠胜似浓烈,情丝入扣。完全像是出自25岁以上人之手,可惜你的妙龄了~笑。

Yukirrrrrin:

爱上豆腐哥哥了



cp:莱万多夫斯基x罗伊斯




你也想过自由对吧?不受控制地追寻什么。在你身上不需要压着责任,你只要做你想做的就可以了。
但那就会是一个注定分离的故事,你注定会离开我,去追寻更好的未来。




罗伊斯从闷热的电影院里走出来,随手把一张完好的电影票扔进了垃圾箱。
他摸了摸口袋,并没有找到烟,只有一颗糖。那是最简单的白色包装纸的硬糖,带着很浓郁的甜味,总是非常适合情绪复杂的,烦躁不堪的人。
罗伊斯剥开包装纸,把糖送进嘴里。

几个小时前,他的女朋友卡罗和他分手了,理由让他觉得荒谬无趣——没有安全感。拜托,那怎样才算是有安全感?罗伊斯搞不明白,卡罗就循循善诱道,比如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
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罗伊斯愣了一下,但他最终什么话也没说,任凭女孩长吁短叹了几句,分道扬镳。

感情这东西,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罗伊斯有些迷茫,也倒不是因为感慨逝去的爱情。整段谈话中,他唯一在意的只有一个名字而已。
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




罗伊斯回到家,打开灯,客厅空荡荡的,餐厅里自然也不可能准备什么温馨佳肴。说起来,这个家大概已经有三个月没迎接过除罗伊斯和某个人之外的人了,所以在疏于打扫的罗伊斯的照料下,空气里都有一股灰尘的味道。
这是个很大的房子,从陈设也能看得出来,主人非富即贵。但罗伊斯其实并不需要这些。就像他银行卡上每月都在增加的存款一样,他花的其实恐怕只有可怜的几百分之一。
他抬起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指针。七点整,是吃饭的时间了,也是那家伙该过来的时间了。
门铃声准时响起。

罗伊斯走到门边,扭开门把手。他在脸上刻意装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抱着双臂冷冷地打量着门外穿着运动服的高大男人。
“我给你带了便当。”男人毫不介意他冷冷的表情,笑着说道。
罗伊斯没说话,只是侧身让他进来。
男人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清爽的香味。就是所有运动型男生在运动过后洗澡都会留下的气味,只不过男人的似乎特别好闻。
罗伊斯紧紧跟在男人身后,那清爽的气味让他不断想象着被男人抱在怀里的感觉。
男人那带着点灰色的眼睛也格外好看。

“最近学校的事情很忙,篮球队有很多事要处理。要参加比赛,哎麻烦死了。”开始吃饭,男人就絮絮叨叨起来,罗伊斯照例沉默不语。男人做的菜倒是一般般,波兰人的口味也不是完全适合德国人的爱好。但每一次的便当罗伊斯都不会剩东西,即使是他最讨厌吃的,也会默默地把它全部解决。

男人是篮球队的核心,不过因为篮球队整体水平的限制,很难有更好的发挥。罗伊斯去看过几次男人的篮球赛,只能用厉害来形容男人的水准。他似乎有点理解为什么观众席里的女生总是呼喊着男人的名字。
因为值得。

不过越过重重的阻碍,男人的眼神最终只会与他交融。

说起罗伊斯和男人的相遇,言情狗血。他去吃饭没带钱,男人贴心地帮他付清了,就这么互相认识,然后发现还是一个高中的同学。一生的缘分都在于此,就这样成了朋友。

男人是个很好的人,更是个很好的朋友。罗伊斯偶尔提到自己没人给做饭,他就天天送亲手做的便当来,风雨无阻。又或者,知道罗伊斯身体不好,身上就备着药,最后干脆整天提个药箱,又重又大的,活像个江湖骗子。

他就这么照料着罗伊斯,事无巨细。罗伊斯感觉他不像自己的朋友,倒像是自己的妈妈。男人的絮絮叨叨有时固然会让他厌烦,甚至他觉得男人对他的照顾中包含着非常固执的因素。男人不让他抽烟,只要看见他抽烟就会皱着眉生气。罗伊斯搞不懂男人的立场,但也就听话地不再抽了。
戒烟不是容易的事情,男人就变着法子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有时候罗伊斯暴躁起来,男人就把他抱进怀里,安抚似的摸着他没弄发胶的、柔软的金发。

想到这里,罗伊斯放下吃完的便当,看着男人好看的眼睛,面无表情地说道:“抱我一下。”
“又想发脾气吗?”男人笑着走过来,把罗伊斯抱进怀里。
清爽的气味一下子充斥在罗伊斯的鼻间。他深吸一口气,迷恋地抱紧了男人的身体。
但是,还不够。

还远远不够。

罗伊斯稍稍和男人分开,离得很近与男人的脸相对。他很清楚自己的魅力,于是他露出一个有些痞气的笑容,眼神却勾人得厉害。
他指着自己的嘴唇:“是这里想要烟。”
男人的眼神暗了暗,他显然明白了罗伊斯的意思。
安静的环境里,两个人靠得这么近,就算尚存理智,也很容易被罗伊斯那明显带有邀请性质的眼神弄得神志不清。男人犹豫着靠近罗伊斯,罗伊斯感觉到他抱紧自己的手正微微用力。他于是闭上眼睛,抬起手勾住男人的脖子。
嘴唇接触的一瞬间,那些原本隐晦的情感就被完全激发出来了。这个年纪的男人都很容易情动,很快单纯的嘴唇接触就变成了激烈的舌吻。男人很快掌握了主导权,一只手紧紧扣着罗伊斯的后脑勺。罗伊斯被在自己口中激烈翻搅的舌头弄得晕头转向,他忍不住把身体更贴近男人,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索求。
男人把他压在墙壁上,霸道地挤进他的腿间。隔着几层布料罗伊斯也能感觉到某个东西的温度,在他的腿间顶弄着。
“你有反应了。”罗伊斯低低地笑,伸出舌头舔了舔男人的脖颈。
男人似乎有些尴尬,那张素来诚恳的脸上浮现出红晕。
罗伊斯咬了咬嘴唇,像只小豹子一样一口咬在男人的肩膀上。
他喘着气,又舔了舔男人的耳垂。
“去床上,我帮你。”

他们在卧室的大床上相互抚慰,并没有逾越地进入。男人沉湎于情欲中的样子真让罗伊斯疯狂,他抛去了所有的正经与诚恳,他浑身都充斥着暴躁与霸道。
男人想方设法地占有罗伊斯身体的全部。这个夜晚他们不清楚究竟到达高潮多少次,只是全身都是汗与体液,湿哒哒的,很是淫靡。尽管没有进入,但这无疑是一场令人满足的性爱。

第二天晚上男人照例提着便当来找他,不过罗伊斯并没有给自己吃饭的机会。从男人进门起他就从背后抱住了男人,手指在男人宽厚的胸膛上抚摸。
他们只谈情欲,不说爱情。虽然罗伊斯知道自己是喜欢男人的,但他知道,自己对男人不具备同样的吸引。
他见到过男人和别的女孩去逛街看电影,他坐在两个人身后,看见女孩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没有推开她。
男人如此优秀,如此耀眼,当男人和相貌好看的女孩子携手出现时,所有人都会鼓掌,像在为王子与公主喝彩。而倘若站在男人身边的是他,即使相貌同样好看到张扬,但大家只会沉默。
甚至嗤笑。

他仍然和男人保持这样的关系,绝口不提女孩的事情。而之后那个女孩确实没有出现在男人身边,男人,至少在罗伊斯眼里,好像确实是只属于他的。
夏天快来的时候,男人依然带着便当来找他。罗伊斯吃着,沉默着,男人看着他,突然说道:“我要去美国了。”
罗伊斯愣了一下,依然低着头:“很好啊,美国很适合你的天赋,在那边打篮球才有更好的前途。”
男人没说话,罗伊斯又继续说道:“至于我,没有你我也可以活,在你出现之前,我也是一个人活下来的。”他放下刀叉,将便当盒推还给男人,面无表情。“从明天起,就不用送了。”他冷冷地说道。
男人看着他,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他默默地收好便当盒,站起来。
“马尔科,那我走了。”男人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他低下头想亲一亲罗伊斯,罗伊斯也没有躲开。最后一个浅浅的吻落下,结束了一切。

男人离开后罗伊斯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直到天亮。当清晨的第一束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时,罗伊斯眨了眨眼睛。

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罗伊斯一个人走在从电影院回家的路上,这条商业街上到处都是某个人的大幅海报。这位波兰的篮球明星在美国闯出了一片天地,很快就成了各式广告的宠儿。
就在上个月,这个波兰人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宣布与女朋友订婚,很快两人的爱情史也被披露出来,就像所有已知的爱情故事一样,令人感动而向往。
也正因为如此,卡罗才会说“比如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
罗伊斯看着那些海报,终于慢慢地收回视线,裹紧衣服离开了。

回到家后,罗伊斯打开电脑上YouTube,首页就是关于莱万多夫斯基的视频。他点开来,是一段采访。画面里那个他分外熟悉的男人正搂着他的女朋友——就是那个一起看电影的女孩——笑得分外甜蜜。
“有过什么记忆深刻的事情吗?”记者问道。
“在他来美国之前,我都不是他女朋友,但一直很喜欢他,可他就是对我不感冒,”女孩笑着说道,“我帮过他一些忙,所以要他陪我去看电影,然后我跟他表白,他居然说他有喜欢的人……不过我只当他在乱说,因为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罗伊斯愣了愣。
笑了一会儿之后,记者又去问莱万:“如果和喜欢的人在高中时就在一起了,会怎样对她好?”
莱万有些尴尬地垂下眼,这么多年过去他好像还是容易脸红。他顿了顿,神情异常认真地说道:“会每天给他送便当。”
“你那个时候确实有每天提着便当!”女孩笑着打了莱万一下。
莱万也落落大方:“那时候,我确实有恋人。但是对方似乎并不喜欢我。在我来美国之前我曾经准备了两张机票,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如果我在自由和爱情里选择了爱情,也许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上着普通的大学度过一生。”
“因此现在的我很幸福,这就够了。”莱万牵起女孩的手。他像对着所有观众,又像只对着一个人,这样说道。



END

评论
热度 ( 70 )

© 水婧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