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圈复健中…loading
F1本命>舒马赫×哈基宁 永炽一生
kimi文都吃 虽然头哥粉

yuki的悠酱> 点赞大党&评论苦手
一直很安静 偶尔放小文 有时搞活动

我曾听说,世上有一种人
不论他在哪里,只要伸出手来
天下就是他的——
来吧,证明给我看!

【安利贴兼同人文】Eyes(舒马赫×哈基宁)

Michael Schumacher & Mika Hakkinen  forever in my heart

低产星人的称号扑面而来,就…这是6年前写的F1同人小故事啦。

图文小安利在篇尾。已酥~

永炽一生的舒马赫×哈基宁。当初是写给此生第一个疯狂爱上的人的,是个顶尖写手,那个人如今也没有音信了。再也回不来90年代,并没有亲身经历,就买了很多录像带来补。F1在loft上是小众,应该在中国都不算大众,加之当年稚嫩的文笔,所以一定会没有热度。但还是放出来,因为低产,所以写的每一篇都想有个集中的安身之处。献给曾经。

现在当然可以去润色,终究念初心,保持了稚嫩原味。F1同人吧,笔名涉夏,也就用过那一次。


Eyes  

两双眼睛相爱,是一个不可言说的悲剧。  


1-  Michael's Vision
      
     第一次见到Mika是在一个聚会上,那是个晴朗的午后,阳光穿过落地窗, 在他浅蓝色的毛衣上跳跃着。他托着头,坐在沙发一角沉思着什么,冰蓝的眼中流露出一些忧郁。  
     他抬起头,我赶紧移开目光,装作欣赏窗外的风景,眼前却不停地浮现着他的眼睛,阳光洒在长长的睫毛上,就像将要落下的泪滴。丝绒般的瞳,暗藏着柔和的光芒。这样一双眼睛的背后,会有什么样的秘密呢?  
     Kimi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听说Mika也来参加这次Party了。”  
   “Mika?他是谁?”我的思维仍停留在那双眼睛上,漫不经心地问道。  
   “诶,你连Mika都不知道?”  
   “嗯…”我心不在焉。  
   “David 在那边,我们过去热闹热闹吧。”Kimi不由分说就拉起我的手,我只得无奈地跟着他加入他们的圈子中。  
     那天,直到Party结束,我都没有再看到那双眼睛。  


2-  Mika's Vision

     Michael是个很特别的人,从我第一眼看到他起,我就再也忘不了那个温和的背影。那时的他侧头看着窗外,屋内的一切喧嚣似乎都已远离了他,阳光在他脸上出奇的安静。  
那一刻,我决定要认识他。  
     当我找到他家时,他看上去并不惊讶,只是有些慌乱。我知道我很冒昧,但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结识他了。  
我站在门口,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直到他开口了:  
    “请进,有什么事吗?”  
    “我…我只是来问问你,这手机是不是你忘在Party上的。”来之前,我根本没想过见到他该说什么,现在只好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编了个理由。  
     他的脸被清晨的阳光柔和地轻抚着,所有的一切都那样沉静,只有眼睛在熠熠地闪耀着。 
     我没听清他下面说了些什么,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含糊地应了几声,跟着他坐在了窗前的一把椅子上。  
     那个早晨在朦胧中结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从他家出来的,也没注意到他听到我名字后的一丝变化,我只记得那张脸,那双眼睛。  


3-  Michael's Vision  

     Mika的出现打破了那个宁静的早晨。  
     看着他略带羞涩的神情,沉迷的双眼,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拥有这一切,尽管他是Mika,可望而不可即。  
     我没有想到,那个早晨不是我与Mika的结束,而是所有故事的开始。  
     Mika经常联系我,尽管我们没有再见面,但每一条短信,每一个电话,都把我不可避免地拉入他的世界。  
     日子看似平淡地一天天过去了,我与Mika的联系也一天天趋于平淡,就像两个相识已久的老朋友。可是,仅仅是朋友么…朋友,为什么那双眼睛在许久之后仍挥之不去……  
     平淡永远是虚幻的泡沫,当它被打碎,所有的幻想将在一瞬间消失,剩下的只是冷酷的现实。  

     12月份,下起了雪,漫天的白色肆无忌惮地飞舞着,阳光变成了铅灰色,冷冷地看着世界被白色吞没。  
     Mika突然约我见面,在一家酒吧。  
     当我走进那家酒吧,发现Mika前面的桌子上已经堆满了酒瓶。他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我坐在他对面,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先开口了,声音依然柔和。  
     “我这样子没吓到你吧?”  
     我摇摇头,不知该回答些什么,只是心底有种莫名的悲哀渐渐升起。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这还是几个月前那个Mika吗?  
Mika似乎本来就不准备听到我的回答,他灌下一杯酒,继续说:  
     “明天我要结婚了。”  
     我一惊,仍是无语。  
     又是一阵沉默,他低下头,眼睛直直地盯着酒瓶。  
     “她怎么样?”我突然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他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用有些轻蔑的口吻说道,“她么…一个普通女孩罢了。”  

     “你喜欢她么?”虽然非常清楚答案是否定的,我仍然想问。  

     “啊,喜欢,当然,他们说喜欢就喜欢。”仍然低着头,他开始玩弄起一只杯子。  
     我能看到他的睫毛,在酒吧忽明忽暗的灯光中闪烁着,把眼睛深深地掩藏了起来。  
    “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停顿了一会儿,他又说:“明天上午,西区教堂。”  
    我突然觉得胸口有一种炽热的感觉烧灼着我,我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却发现那炽热越来越浓烈,快要燃烧起来了似的,于是又不由自主地斟了第二杯……  
    我不记得那天后来发生的一切,只记得我和Mika疯狂地对饮着那些炽热的液体,忘却了所有。  

    我终没去参加Mika的婚礼,因为我明白这对他来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而我,害怕看到他的痛苦。  


4-  Mika's Vision  

    Michael喝醉了,也许我也醉了,但我却清晰地记得他说的所有话,还有那双即使在醉意中也闪着光的眼睛。  
    当他用游离的眼神看着我时,在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午后的阳光,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午后。朦胧的意识告诉我应该去得到他,让阳光永不消逝。  
    他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他的一切,我们都在机械地喝着那些液体,沉醉在幻想的梦中。直到最后一丝意识将要消失时,我猛然惊醒……  

    第二天,Michael没有来参加婚礼,我松了一口气,却莫名失落。  
    鲜花、红地毯、礼服、钟声,所有一切都很模糊、很陌生,甚至身边和我认识多年的David。如果这一切都是必然,那就让它发生吧。只是,他不应该参与这必然的悲剧。  
    打开手机,写下一条短信:Michael,我不想让你卷入我的世界,不要再联系我。然而,却一直按不下发送键……  
    原来,我仍不想放弃那线美丽而脆弱的阳光,即使当我抓住它的那一刻,它就会化为灰烬。  


5-  Michael's Vision  

    那一晚过后,Mika便失踪了。只是报纸上有一些零星关于他的报道,我知道他开始真正扮演他的角色,经营新的生活……可是,那些不是Mika,他不应该是那样的,但或许,他本该那样。  
    我开始怀疑认识Mika的那几个月是不是一个幻觉,一个华美的梦。但是记忆那么真实而残酷地存在着,那双眼睛仍是挥之不去,虽然再也找不回……  
    我不应该这样想着你,也许这是罪过。轻声对自己说。  

    如果没有那次意外,我与Mika的世界或许永远不会再相交;也或许,无论怎样,命运早已注定了我们这最后一次的见面。  

    四月的天空总是那么阴沉,乌云把整个天空塞得密不透风,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季节。  
    当那辆车猛然在我身旁刹住,当我有些愤怒地回过头去想要看清那个差点撞上我的人时,结局便已注定,因为,那是Mika。  


6-  Mika's Vision

    Michael也许可以千万次地把我从麻木的世界中惊醒,但绝不能是那次。那就像是一场噩梦,在梦中,我不由自主地下了车,不由自主地邀请他上车,不由自主地……带着他去了那一切开始的地方。  
    还是那扇落地窗,还是那个看着窗外的背影,我突然有种预感,这是开始,也是结束。那就让它结束吧。但我却不知道,这不只是我的结束。  
    我不由自主地讲述着我所有的痛苦。  
    她是那样地爱着我,让我不知所措,不得不装着爱她,因为我不敢拒绝,不敢伤害。  
    我是一个戴着微笑的假面具的木偶,在所有人面前表演着他们期待的戏,用虚假的笑声自欺欺人。  
    我不再期望未来,只想蒙住双眼,永远不要看见现实。于是,我便蒙住了,按着所有人的意愿行事,绝不多想,因为对于我来说,一切多余的想象都会注定伤害到他们。  

    不知什么时候,Michael已经坐到我对面,他的眼睛仍闪着光,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泪光……  
    我听到自己说:“Michael,我……”  
    他突然抱住我,我的眼睛感觉到了他柔软的唇。  

    不远处,一道闪光灯亮起,于是,整个世界,轰然坍塌。  


7-  Michael's Vision

    那张照片在第二天就传遍了全城,而Mika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晚上,我终于打通了Mika的电话。  
   “我们一起走吧,Mika。”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我们逃不出他们的视线的,你走吧,我留在这儿,继续演我的戏。”Mika说。  
    我又一次感到了那种炽热的感觉,这次还有一些愤怒。  
   “你还想演到什么时候!你以为到现在你还欺骗得了他们,欺骗得了你自己?我们可以走,只要我们想,我们就能走到天涯海角,为什么你不敢?!”  
    又是沉默……  
    一个低微的声音响起:“不,我不能……他们…会伤心的…”  
   “啪”的一声,我挂断了电话。  
    好吧,如果他希望我走,我就走,走得远远的,扔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8-  Mika's Vision  

给Michael:  
    他们说:“Many are called and few are chosen”,但是为什么被选择的是你所乘的飞机。  
    Michael,我还没来得及追上你,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还没来得及说出最重要的那三个字,为什么你这样急切地离去?  当第一次看到你的眼睛时,我已经知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一劫,无法逃脱。我知道你同情我的不幸,愤怒我的软弱,但是你看,在最后时刻我决定不再软弱。  
    我曾是提线木偶,现在我脱了所有的线想要随你去流浪。在你挂断那最后一个电话之后,我幻想着我们两个人的天涯,虽然现在变成了天堂,我依然会跟随着你。  
    我想象你见到我时的惊喜,你眼中闪耀着太阳的光芒而不是泪光。我想象所有的乌云散去,我们漫步在无尽的阳光中。  
    你的身影曾在幻想中模糊而黯淡,但是现在,你正在向我走来,越来越清晰。  
  

这一次,不会再让你等待。


——fin—— 


看到结尾就扶墙,如果现在重写不会是这结局,相信我。

以下老图了,记录了那个时代。


卡丁少年·舒马赫


青年的哈基宁颜正吧~


90年,舒马赫(蓝)和哈基宁(红)在澳门方程式的比赛中开始他们第一轮的较量,结果舒米夺得了那年的冠军,而求胜心切的哈基宁在撞车退出了比赛后当场流泪。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

舒马赫说他唯一畏惧的车手是哈基宁  哈基宁说他从不畏惧任何人


夫妻相的赶脚油然而生有木有


98年日本站的相握。三十而立,笑颜如昨。


他们迎来了只属于历史的巅峰对决。如今F1无法企及的精彩。Spa站永恒的经典。


尽管戴着头盔,还是看得出艳丽的笑容。哈基宁确实身板比较厚吧,金发好暖。


你爱沉默我爱笑?


惺惺相惜。尽管我已经离开了奋战多年的围场,最诚挚的问候留给你。


一辈子的战友 。我在场下,你在场上,我依然望着你。当我走近,你迫不及待地抱住我。

我在,我一直在。



(色气满满的广告,是07迈凯轮内斗时期拍摄的,上层的哈基宁好白又木有,流着口水撸~)

好喜欢他们拼速度的时光。更想写追求巅峰的他们,相爱相杀的围场背景的文文。大概现在的文力能写出这种了? 

那时代以后也不再有。因此值得我们去铭记。

评论 ( 30 )
热度 ( 15 )

© 水婧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