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圈复健中…loading
F1本命>舒马赫×哈基宁 永炽一生
kimi文都吃 虽然头哥粉

yuki的悠酱> 点赞大党&评论苦手
一直很安静 偶尔放小文 有时搞活动

我曾听说,世上有一种人
不论他在哪里,只要伸出手来
天下就是他的——
来吧,证明给我看!

【罗伊勒】雪白光年004+005(完结 代贴)

原作 @Yukirrrrrin 

代她贴出早已被写好的温暖结局,就如文中的螺丝和乐乐的HE,相信Yuki也会戴着笑颜回归(一定。

 

004

吃完饭后许尔勒和罗伊斯就道别离开了。临走时蒙塔娜还扯过罗伊斯,威胁了一番,罗伊斯“是是是”的敷衍了一会儿,心里想着等会儿带着小笨蛋去哪里玩。

“安德列那小白兔,你喂点胡萝卜给他吃,他就得感恩戴德。所以只要喂他胡萝卜就好了,别想着给他改善伙食喂他吃肉。等他吃习惯了肉,你再喂胡萝卜给他,他会崩溃的。”蒙塔娜这样说道。

“……能不用比喻不?”罗伊斯表示请直来直往。

蒙塔娜一脸“跟理科生就是无法交流”,翻了个白眼说道:“就是别对他太好。”

“为什么?”罗伊斯表示不懂,“你不是他队友吗?”

“就是他队友才这样,”蒙塔娜表情凝重,“如果万一哪天你不喜欢他了,他又没法讨厌你,就只能讨厌自己了。那么受伤的只有他一个人。他又是死脑筋,喜欢什么人就那样,那可就麻烦了。”

罗伊斯撇撇嘴,半天没说话。

等许尔勒在门口等的不耐烦来催了,他才笑了笑:“你说的也没错,但我就是想喜欢他。”

罗伊斯拍了拍蒙塔娜的脑袋:“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因此人生的乐趣不就在于现在吗?你生个小孩也没考虑过未来怎么办嘛,我没法保证和安德列未来如何,但至少现在我没法克制自己去喜欢他。”

他走到许尔勒身边,在小笨蛋有点红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就像这样。”他冲蒙塔娜笑,挥了挥手。

 

“教授和蒙塔娜都跟你说了什么?”在咖啡馆里喝咖啡的时候,许尔勒咬着吸管问道,“说我坏话?”

“没有没有,夸你呢。”罗伊斯虚伪地笑着说道。

“是吗?”许尔勒一脸“我不相信”,但也懒得追问。于是两个人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安安静静地喝着咖啡,在阳光下。

“真惬意啊。”许尔勒感慨。

罗伊斯也觉得很惬意,这样的午后总是让人平静满足。但这样的感情很快就消散了,因为他在玻璃窗子上看见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他和许尔勒同时扭头。一个女人正站在他们的桌边,亭亭玉立,笑得非常优雅迷人。

女人长得极其美艳,金色的波浪卷发披着,衬得她五官完美精致。她穿着黑色的无袖连身裙,裸露出来的皮肤白的像雪一样。“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女人笑着问道。

“可以。”

“不可以!”

……

罗伊斯气恼地看着许尔勒,他又一次被队友背叛了。

女人不理会罗伊斯的意见,自顾自地在许尔勒身边坐下。

“香草拿铁,芝士蛋糕。”女人对侍者说道。

“一把年纪了还吃什么小女生吃的东西,你当你18?”罗伊斯冷笑。

“才26岁的人喝什么黑咖啡,你以为你48?”女人不甘示弱,虽依然巧笑倩兮,却带上了说不上来的强势。

“哼,”罗伊斯不屑地往座位上一靠,“装老比装嫩好,你是多没有自知之明?”

“按我的逻辑,”女人微笑,“装老是没自信的表现。你害怕表现出自己的浅薄,于是用虚假的深沉伪装自己。人总是羡慕自己没有的东西,就算我是装嫩,好歹也曾经拥有。”

罗伊斯感觉喉头一哽,好吧,他永远都说不赢眼前的家伙。

“不介绍一下吗?”女人看向许尔勒。小笨蛋在刚才的硝烟中彻底呆了,他看看女人,又看看罗伊斯,嗯,长得很像……

“沃格琳德.罗伊斯,我的姐姐,”罗伊斯不情不愿地说道,“知道名字就行了,别试图记住脸。”

“我和你的相似度大概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沃格琳德端起刚送上来的香草拿铁喝了一口,“我相信安德列会喜欢我的。”

“不了,他的品味不至于这么差。”罗伊斯皱眉。

两个人同时看向话题的关键、根本不在状况的许尔勒。小笨蛋瞪大眼睛,迅速摇头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中立中立中立……

“我们谁比较好看?”

“我们谁比较好看?”同时问道。

……

许尔勒被这阵势弄得快哭出来了。他看看罗伊斯,看看沃格琳德,心想你们这一男一女比什么美啊?还是姐弟……这得问你们爹娘关我什么事。

他哭丧着脸,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师兄好看……”

屏幕上的奥斯卡果然好用,沃格琳德笑了下便转过头去,只有罗伊斯一脸凶狠地用表情表示“晚上要你好看”。

“好吧,现在的具体问题是,”罗伊斯打算暂时放过呆掉的许尔勒,严肃正经地看着沃格琳德,“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你有点脑子就会知道这是我们公司下面的咖啡馆。”沃格琳德耸耸肩。

……holy shit!他走进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抬眼看下这建筑!上头分明就坐着一个女魔头,而他带着许尔勒小白兔乐呵呵地走进了女魔头的嘴巴里,等被嚼了还要问一句“你为什么吃我呀”,真天真。

“好吧好吧,”罗伊斯只能把这章揭过,“那你来干什么?我不认为你只想打声招呼。”

“我肯定不是只想打声招呼,”女人吃了一口蛋糕,眉头皱了皱,“好甜……”

她把蛋糕推开,抽出纸巾在抹着鲜艳口红的嘴唇上轻轻擦拭,然后她优雅地抿了抿嘴唇:“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女孩,明天和她见个面。她觉得你很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早点结婚。我想妈妈也很想早点要个孙子吧?”

她站起身,从包里抽出一张100的纸币。“我请了,可爱的安德列先生,那就改天再见?”她仍然笑着,看着许尔勒蓝得透彻的眼睛,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许尔勒眨眨眼,他看着罗伊斯,他终于听懂了最后一句。

“噢,宝贝你不要这样看着我,”罗伊斯倍感压力地捂着眼睛,“什么相亲女孩子,我是真的不在状况,我不会去的。”

许尔勒没说话,他只是又捧起杯子,开始喝着饮料。

良久,他抬起头看着罗伊斯,露出了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

“我觉得,你可以去试一下。”许尔勒小声地说道。

 

罗伊斯很生气,非常生气。

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许尔勒居然会去劝他相亲,俨然和沃格琳德站在了同一阵线上。

小笨蛋说的什么理由?“我听总裁说过你的家世,好像就你一个儿子。说不定那个女孩子很符合你的心意呢,毕竟我没办法给你生孩子”……他找男朋友就为了生孩子吗?许尔勒这是刚从中世纪过来吗?

他一怒之下,当即从咖啡店里出来,现在一个人在街上晃悠,又分外担心那个笨蛋家伙。

真是的,那笨蛋到底把他的感情当什么了?难道在小笨蛋眼里,他就是玩一玩的兴致,该结婚还是结婚吗?

罗伊斯怒极反笑。他觉得疼得厉害,就像是被闷头一棍,根本措手不及。

逛到了入夜,也不知道小笨蛋回酒店了没有。万一这笨蛋又去酒吧喝酒,被男人领回家了……罗伊斯越想越怕,赶紧掉头往酒店那边走。

他拿许尔勒毫无办法,即使这笨蛋说了那么过分的话,罗伊斯觉得自己都要心肌梗塞了,他还是根本没办法狠下心来不理许尔勒。

到了酒店打开门,很好,这小笨蛋居然不在。罗伊斯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看来这家伙是根本没回来。

罗伊斯掏出手机给许尔勒打电话。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起了电话。

“你在哪?”罗伊斯直截了当地问道。

电话那头有点吵,罗伊斯听不清那边在说什么。他提高音量“喂”了几声,对面这才传来一个声音,不属于许尔勒。

“我是安德列的师兄奥斯卡,安德列去洗手间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罗伊斯皱着眉,他怒火中烧。

等他再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就已经关机了。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机械的女声提醒,罗伊斯紧紧握着手机,这回他终于没忍住,用力把手机往墙上一砸。

 

许尔勒也是蛮能耐的,居然就真的彻夜不归。罗伊斯靠着窗户坐了一个晚上,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到了太阳终于当空照的时候,他从窗台上站起来,一阵眩晕。

他摇了摇头,模糊的意识让他失去了思考某些事情的能力。

比如许尔勒为什么要去找奥斯卡,为什么彻夜不归。他想不通,不明白是不是这样的感情都如此脆弱。没有出轨也没有背叛,只是一句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设想,就足以让他们两个人到达这样的地步。

罗伊斯笑了笑,走到墙角拾起了那个不幸被他扔出去的手机。

还好,被这么狠砸还可以用,也算是良心了。罗伊斯皱着眉打开短信,果然有一条来自沃格琳德,写着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罗伊斯想了想,回复了一个“好”字。

回完短信后他就关上了手机,揉着头发一边有去浴室梳洗。他得承认那个“好”字有太多怄气的因素,却也不可否认,他的心脏正因此痛得厉害。

那个小笨蛋也会有和他一样的感受吗?罗伊斯苦笑。他也真是没用,明明错的不是自己,还自我惩罚一般让自己难过。

他摇了摇头。

 

喜欢让人懦弱。

 

 

005

罗伊斯坐在高级餐厅的双人座上,西装笔挺,看着对面的女孩。

女孩长得确实漂亮,那张脸即使放在阅人无数的罗伊斯面前,也能得到一个“好看”的评价。她穿着普通的雪纺裙,金色长发,露出雪花般的额头,眼睛也是美妙的蓝色。她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即使罗伊斯臭着一张脸。

“对不起,你应该知道,我是不可能接受这份联姻的。”罗伊斯还是决定开门见山,表明心意。

女孩似乎愣了愣,但很快也释然地一笑。

“看来我们似乎有共同语言了,”女孩一歪脑袋,“我也是被父母逼迫。”

……那我们两个到底坐在这里干什么啊!罗伊斯彻底被这逻辑搞醉了。他决定把这当成一次普通的饭局,吃完就好聚好散,也算给沃格琳德一个交代。

“我有喜欢的人,你应该认识,他叫马茨.胡梅尔斯。”女孩仍然看着罗伊斯,声音平静。罗伊斯一口水喝下去,又差点没吐出来。

他瞪大眼睛。马茨这家伙也是有能耐啊,不仅德国本土遍地开花,连遥远的英国也不放过。“抱歉,马茨已经有恋人了,而且据我所知,他们非常恩爱。”罗伊斯平复了一下心情,尽量平静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不然我也不用特地出来和你见个面了。”女孩切割着牛排。她的动作看起来优雅,可怎么样都透露出一股子暴躁。罗伊斯很不喜欢和这种类型的女孩子相处,看起来倒是人畜无害,内里却比谁都黑。

“我很快会回德国,只要你能帮我在胡梅尔斯身边弄一份工作,我会劝说你姐姐放弃联姻,”女孩咽下一口牛排,“很合理的交易,于你只是举手之劳,于我也只是多一份机会而已。怎么样,答不答应?”

罗伊斯想了想。

只是卖了胡梅尔斯就能免受折磨,这简直比割地赔款还划算。罗伊斯很快就想通了,他爽快地答应了女孩。

反正只要有杜尔姆在,还有什么事轮得到这姑娘吗?罗伊斯很放心地喝了一口红酒,卖胡梅尔斯这种事,不会让他的心里产生丝毫的愧疚。

吃完饭后他和女孩互相存了电话号码,礼貌地分别。之后他去珠宝店里买了一对戒指——好吧,虽然很俗,但这应该是哄恋人的有效方法。

结果磨蹭到晚上回酒店的时候,许尔勒还是没有回来。

罗伊斯苦守寒窑了一会儿,这才想起今晚小笨蛋要和奥斯卡见面。

他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掏出手机就给许尔勒打了个电话。

接通之后就听见小笨蛋慌慌张张的声音:“我们同学聚会啦,会晚一点回去。”

然后就挂了。

罗伊斯沉浸在许尔勒挂他电话的悲痛之中,一直悬着的心倒也放了下来。

他在家安心等到十点,没等到许尔勒,倒等来了奥斯卡的电话。

电话那头师兄的声音很是温柔:“安德列喝醉了,你能来接下他吗?地址是……”

罗伊斯急急忙忙地冲出去,他有天大的自信才敢把喝醉了酒的许尔勒塞给别人。天知道这小笨蛋喝醉了就是无意识地去迷人,就算他本意不如此,对方也根本把持不住。

为了搞到车,他还特意屈尊给厄齐尔打了电话。大明星非常好心地派人给他送了辆车过来,就五分钟的时间。“我就在你附近拍戏,没时间亲自给你送车。”厄齐尔在电话里这样说道。

罗伊斯说了一句干巴巴的“谢谢”,挂了电话。

一路飙车到那个地址,幸好有英文的GPS导航,不然罗伊斯绝对怒而砸车。他记得厄齐尔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英语废,大概……比他废的程度还要高上那么一点。

罗伊斯停好车,走下去。许尔勒就坐在酒吧门口,靠着墙壁不知道在说什么。

然后他看见奥斯卡拿着水跑过去,一边扶着许尔勒一边往他嘴里送药。那动作太亲密了,罗伊斯皱皱眉,往两个人的方向走过去。

“…刚从医院出来就不要喝酒好吗?你到底是在干什么啊!”隔得老远就听见奥斯卡的声音,和温柔师兄的设定似乎不大一样,带上了一点无奈和愤怒。

许尔勒没说话,只是继续靠在墙上,喘着气。

“我也可以照顾你啊,其实你和我待在英国多好。他根本不是适合你的人,你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罗伊斯听见奥斯卡这样说道。

奥斯卡伸手摸了摸许尔勒的头发,他的眼睛始终盯着许尔勒的脸颊。过了一会儿,他凑上去,似乎想吻一吻金毛小笨蛋的脸颊。

他对这个比他还高还大的学弟,一直以来都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一开始只是单纯地觉得许尔勒可怜,所以尽一尽师兄的职责。但后来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就因此爱上了这个不管哪方面都很平庸的男人。

在得知许尔勒有喜欢的人之后,他都非常坚定地秉持着自己的原则。他不喜欢和别人抢,不是他的他就看得很开。但这是第一次,他居然做了一件卑鄙的是,他对有恋人的许尔勒,出手了。

不过奥斯卡并没有吻到许尔勒,在他的嘴唇碰到许尔勒之前,一直靠着墙的小笨蛋被什么人拽走了。

奥斯卡抬眼,罗伊斯把许尔勒整个抱在怀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谢谢你照顾我们家安德列。”一句话,界限分明。

奥斯卡愣了愣。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脸上仍然是那完美无瑕的温柔表情。

他看着罗伊斯,嘴角带笑:“不用谢,我是他师兄。倒是你,安德列以后就交给你了。”

他拍了拍罗伊斯的肩膀,转身朝酒吧走去,挥了挥手。

“对了,”奥斯卡扭过头,“他还在发烧,让他醒了酒早点睡,记得给他吃药。”

罗伊斯也没空吐槽奥斯卡的碎碎念了,他只是紧紧地搂在怀里的小笨蛋,感觉到许尔勒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颊。

“笨蛋。”罗伊斯最后说了这么一句。他凑近许尔勒,在小笨蛋耳边轻轻叹息。

 

都是笨蛋,许尔勒是笨蛋,而他又何尝不是。

 

 

把许尔勒这醉鬼拽回酒店后,罗伊斯觉得浑身上下都累。小笨蛋一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只是那红扑扑的脸颊看起来确实挺诱人的。

罗伊斯吻了吻许尔勒的脸颊,小笨蛋睁开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他。

“我是马尔科。”罗伊斯难得温柔地说道。

许尔勒眨着眼睛,他的眼眶有些红,那双蓝眼睛上好像蒙着一层水汽。他撇撇嘴,露出一个难看的表情,抬起手颤颤巍巍地搂住了罗伊斯的脖子。

“马尔科,”他哑着嗓子,“对不起。”

罗伊斯微微一愣,继而用力地把许尔勒抱进怀里。

“对不起,我那天都是乱说的,你不要跟别人结婚。”许尔勒喝醉了连说话都模模糊糊的,但这并不妨碍罗伊斯一颗心彻底柔化下来。

他并不说话,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紧许尔勒,几乎要将恋人揉进怀里。

“马尔科,你不要结婚,拜托了,”许尔勒似乎哭了,罗伊斯感觉到怀里抱着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我爱你。”

罗伊斯咬了咬嘴唇,他稍稍推开许尔勒,看着对方迷蒙的蓝眼睛,吻住了许尔勒的嘴唇。

他只是轻轻地、温柔地与许尔勒接吻,不带有一丝情欲,却充满了让人沉醉的甜蜜与温柔。

就像蒙塔娜说的那样,许尔勒这小笨蛋就是只吃惯了胡萝卜的小笨蛋。他卑微地喜欢了罗伊斯这么久,把罗伊斯的每一点温柔都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就像是穷人永远都不敢挥霍。

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就没有这样的温柔了。

该说对不起的人,似乎并不是许尔勒,而是罗伊斯。

“我不会结婚的。”罗伊斯从许尔勒的唇上离开,然后坚定地握住了许尔勒的手。他凝视着许尔勒,在那双手上落下一个吻。

他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有点歪,有点温柔,好看得让人心动。

“除了你,我不会和别人结婚的。”罗伊斯低声说道。

“所以,嫁给我吧?”

 

许尔勒坐在露天的婚礼现场的椅子上,有点着急地看了眼手表。

蒙塔娜的婚礼已经快开始了,可罗伊斯居然还不见踪影。

这家伙不是去找厕所了吗?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是蛮厉害诶!许尔勒忍不住吐槽道。

那天醉酒之后,他和罗伊斯也就心照不宣地又腻在了一起。至于晚上发生了什么,罗伊斯绝口不提,任凭他撒娇吵闹。

什么嘛,不就是欺负他喝醉了酒就不记得事,真欺负人。

许尔勒在心里碎碎念了一会儿,这时音乐突然响起,婚礼开始了。

穿着婚纱的蒙塔娜挽着教授的胳膊出现在会场的另一端,女孩羞涩的笑脸在纯白色的映衬下显得非常美好动人。

婚礼就是有这样纯粹的力量,尤其是穿上婚纱的女孩,美得几乎让人不敢看。无论是平时多嬉皮笑脸咋咋呼呼的女孩,此刻也俨然有了一种圣洁的美感。

许尔勒目送着蒙塔娜走到那个男人面前,不知道为啥也有了种嫁女儿的感觉。

罗伊斯还是不见踪影。

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后,男人为蒙塔娜戴上了戒指。伴随着小巧的指环推进蒙塔娜修长的手指间,许尔勒忍不住轻轻地鼓掌。

“但是,”蒙塔娜走到话筒前,“今天似乎还有人要结婚啊!”

她眨眨眼:“倒不如说是求婚,那么就祝他成功吧!”

蒙塔娜朝她刚才走来的方向伸出手,许尔勒扭过头,他看见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

是罗伊斯。

罗伊斯走到话筒前,冲许尔勒眨眨眼,开始说道:“虽然你们大概都不认识我,不过没关系。我不是向你们求婚的。”

他顿了顿,似乎在酝酿要说的话。“好吧,虽然我本来准备了很多话要说,但似乎一句也用不上。我相信他已经明白了,所以……”

罗伊斯走下来,走到许尔勒面前,他伸出手,在他的掌心躺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所以。嫁给我吧,安德列.许尔勒先生。”

 

许尔勒半天没有说话,他看着罗伊斯。罗伊斯被他看得有点紧张,一时间整个会场都有些安静。

“不。”许尔勒撇撇嘴,直接拒绝。

“诶?”罗伊斯愣住了。

许尔勒从他手上拿过戒指,套进手指,不大不小正好。

他看着戒指笑了笑,然后抬起头直视罗伊斯的眼睛。他的蓝眼睛在阳光下显得柔和剔透。

许尔勒给了罗伊斯一个拥抱。罗伊斯听见他的小笨蛋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他忍不住笑了出来,也抱住了许尔勒。

 

“戒指我先戴上,等我有钱了,就来娶你。”

 

“好,我等你。”罗伊斯轻声说道,闭上了眼睛。

 

 

END


评论 ( 1 )
热度 ( 70 )

© 水婧沐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