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圈复健中…loading
F1本命>舒马赫×哈基宁 永炽一生
kimi文都吃 虽然头哥粉

yuki的悠酱> 点赞大党&评论苦手
一直很安静 偶尔放小文 有时搞活动

我曾听说,世上有一种人
不论他在哪里,只要伸出手来
天下就是他的——
来吧,证明给我看!

【万笛】far from the sun (一发完)

【万笛】far from the sun


    君は僕の光

    君という光

    I'm so close to you and your sun.

                                        ——引子

 

比赛结束了。从天而降的大雨冲刷着每个克罗地亚球员的内心,他们看着法国队员并肩庆祝,享受着每一刻,所有人的情绪都在大雨里释放,而他们,克罗地亚人,只能沉默。他们领了奖牌,很快地合了影,只有莫德里奇没有露出笑容。同样,之前颁金球奖时,莫德里奇默默地接过奖杯,瘦弱的身体在大雨里显得十分令人心疼,这一切都被拉基蒂奇看在眼里。

 

克罗地亚球员三三两两地往回走,球员通道里,拉基蒂奇看到了莫德里奇的背影,他加快了脚步,走上前给他的队长兼好友一个拥抱。然后拉基蒂奇凝视着莫德里奇,他很想安慰他,可不知从何说起。于是他拍了拍莫德里奇的后背。莫德里奇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说了句“没事的,我很好”。

 

在这个夏日的莫斯科之夜,天气虽然很凉,但人们还在街边巷角进行着最后的狂欢,仿佛世界杯并没有真正的结束。克罗地亚球员将在第二天乘机回国,他们回到了酒店,做着离开前的整理和准备工作。那时尽管有一瞬间的想法,拉基蒂奇也没料到后来真的能和莫德里奇出去散心度假。因为在回到克罗地亚之后,拉基蒂奇惊奇于莫德里奇这个点赞狂魔竟好几天都没有给他新发的交换球衣的ins点赞,也没有给其他队友的ins点赞。他很担心莫德里奇的情况,于是给他打了通电话,想约他出来商业街碰个头。

 

克罗地亚的中心商业街,满满的中欧风情让人心旷神怡。拉基蒂奇觉得旅行是个好主意,能排解下郁闷的心情。于是他和莫德里奇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卢卡,你需要消遣,和我去旅游吧?”

“emm,让我想想,你想去哪儿?”

“北欧?斯堪的那维亚半岛?”

在一番商量之后他们决定去挪威北部的一个不知名小镇度假。当然在避开人烟享受宁静之前,他们会先搭一艘豪华游轮,去到奥斯陆。拉基蒂奇查了很多资料,挑选了一艘名为“Eternal”的豪华游轮。天气方面,尽管是夏天,北欧的气温依然很低,虽然室内有暖气,室外还是要穿很厚的衣服。拉基蒂奇提醒莫德里奇别忘带厚一点的衣服,莫德里奇笑笑说了”好”。

 

其实,拉基蒂奇心中一直有种异样的感觉,作为国家队的队友、俱乐部的对手,更进一步或是说是,朋友,他们第一次出游就要去somewhereonly they know,一个宁静不知名的小镇。然而细想也不奇怪,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或许,关键在于,他很想,很想再次看到,莫德里奇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 

 

“Eternal”号游轮上热闹非凡,应有尽有。一共六层的豪华游轮,底层是购物区,各种国际知名品牌令人眼花缭乱;二层是餐饮区,汇集了世界各国美食;三层至五层是客房区,其中五层是豪华客房;六层是游乐区,白天以电竞游乐为主,而晚上都会开party,吸引着各类人群来狂欢庆祝,供人宣泄快乐和苦闷。

 

傍晚的时候,莫德里奇和拉基蒂奇吃着烛光晚餐,他们点了着法式焗蜗牛和香煎鹅肝,两人各一杯红酒,这听起来有点浪漫,但品尝了据说是北欧新式料理的”深海鳕鱼堡”之后丝毫不觉得浪漫了,因为他们怎么也搞不懂北欧人是如何吞下这种鳕鱼的。倒是餐厅里放着一首很浪漫的歌《Somewhereonly we know》——

And if you have a minute   Why don't we go

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

This could be the end of everything

So why don't we go

Somewhere only we know

 

晚餐后,他们上到六层去参加party。拉基蒂奇要了瓶啤酒,静静地靠在墙边,他喝着啤酒,望着舞池,那里的莫德里奇热烈地挥动着手臂舞动着身体。人们都尽情宣泄着的情绪,场面看上去很吸引人。几曲之后,莫德里奇走向场边,叫拉基蒂奇一块去舞池。

“不了,我喝点酒看着就好。”

“这时候你怎么这么冷静,那我也不去了。”莫德里奇意犹未尽,他要了好几瓶啤酒,一瓶接一瓶,直到拉基蒂奇跟他说——

“卢卡,差不多了,你喝多了。”

 

这时莫德里奇已经有些醉了,拉基蒂奇将莫德里奇手中的啤酒拿开,半拖半拽地将他拉回了房间。他想拖着他去床上直接睡觉,可莫德里奇这时嘟哝着一定要先去洗澡。拉基蒂奇也拿他没办法。结果出于醉意,莫德里奇直接在拉基蒂奇面前脱个精光,拉基蒂奇不好意思地把头侧转。莫德里奇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几乎要失去重心,拉基蒂奇不放心,只好进去扶着他洗澡。

 

水雾中的莫德里奇很美,略长的头发贴在脸上,醉了酒的脸微红,仿佛在邀请。他扶着他洗澡,自己也淋湿了。拉基蒂奇下意识地看着他的脸,提醒自己抑制住内心的波动,低下头,却看见了莫德里奇的关键部位。拉基蒂奇苦笑着又抬起了头,看着看着他似乎也醉了。之后在一片手忙脚乱中帮他洗完了澡,将他和自己都擦干之后,才得以去睡觉。

 

临睡前,拉基蒂奇用手抚摸了一下莫德里奇的脸,“好梦。”

 

>>>>>> 

 

这是一个接近中午的清晨,在莫德里奇察觉到这一点时,空气中已经满是牛奶的香味。

 

“我点了早餐,”拉基蒂奇指了指餐桌,然后坐到了桌旁,“等你一起吃呢。”

莫德里奇快速完成了洗漱,走过来推开了椅子。他看着喷香的火腿三明治和热腾腾的牛奶,“看上去真不赖。”

“那是,这是游轮上的大厨做的,这里的厨师很有名。”

 

两人三下五除二吃完了早餐,拉基蒂奇拿着水杯去接了些水,刚入口便听见莫德里奇说“昨晚我是不是喝醉了?”拉基蒂奇呛了一口,咳了两下,“是啊,叫你去睡觉你还偏要先洗澡。”

“哈哈哈,”莫德里奇笑道,“你没对我做什么坏事吧?”

“你以为我想?”拉基蒂奇脸一红,撇了撇嘴,转移了话题,“我们明天下午就到奥斯陆了,你规划下到时的游玩路线。”

 

 

第二天,游轮靠岸,两人穿着严实,提着行李下了游轮。作为挪威的首都,奥斯陆被大海与林海紧紧包围,森林一望无际,林中的大小湖泊镶嵌在半山腰中,美丽之极。既有海滨城市的旖旎风光,又有依托高山密林的雄浑气势。最美当属奥斯陆的湖泊,平静如镜面一般,蓝色透明的湖面映照着两个人的身影。他们在那儿拍了合照,时光定格住莫德里奇大大的笑容。后来,在简单的观光后他们乘火车去向了那个小镇。

 

数小时的车程,沿途的风景基本上都是森林。他们到了小镇的旅馆,却被告知由于旺季所以标准间都预订满了,只剩大床房。拉基蒂奇有点犹疑,同时心中的暗喜也升腾起来,莫德里奇倒是显得很自然,他们对视了一眼,还是决定入住。一开始有点不适应,尽管他们在球员更衣室都已经坦诚相见过了,但住旅馆拉基蒂奇还是习惯到卫生间去换衣服,莫德里奇听见他锁了门。他试图不去注意这些。

 

晚上,他们趴在大床上看电视,调频道不慎调到了成人台,拉基蒂奇立马换了台。两人都有些不自在,他们尽量避免着目光接触,这种不自在持续了一些时候。

 

睡觉的时候他们有意识地保持了一些距离。夏日极昼的关系,窗外天还是亮的,这光照得他们有些失眠。忽然拉基蒂奇主动靠近,侧身抱住了身边的人。

“你太瘦了,卢卡。”拉基蒂奇心疼地说着,随后手抚上了莫德里奇的下身。

“不,我们不能……”禁欲感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放松,我帮你。”

伴着压抑的喘息声,两个人相互用手为对方服务,欲望也随之升腾起来。拉基蒂奇展开莫德里奇灵巧而柔韧的身体,他看着眼前胴体上的留下的痕迹,低声说,“你究竟……和几个人做过?”

当他进入,世界变得分崩离析,宣泄的快感淋漓尽致。而后一切重归平静。

 

余韵褪去,房间里很冷,两人这才留意到旅馆暖气坏了。他们裹着被子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以缓解躯体的寒冷。

“真冷啊。”

“We're far from the sun.”莫德里奇凝视着拉基蒂奇漂亮的双眼,他的眼睛里看得见倒映的天空,“而我在你最近的地方。”

 

 

>—Fin—<

 

啊,本来想开车的,为了不被屏蔽车也没有怎么开orz

这里是第一次写万笛,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抱住w欢迎捉虫!~


评论 ( 7 )
热度 ( 62 )

© 水婧沐雪 | Powered by LOFTER